全站内容
  • 全站内容
  • 医生查找
  •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护理园地 > 采风掠影
护理园地
采风掠影

唤醒梦想,守己本心

发布日期:2022-09-23字号调整14px浏览次数(160)
手机看新闻

唤醒梦想,守己本心           

罗曼·罗兰说:“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死去了,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我到底渴望什么样的生活?我的未来在哪里?

25岁那年,我与工作之间出现了强烈的违和感。上班了,忙碌的工作之余就是在谈论车子,房子,孩子;下班了,同事之间隔三差五攒起的饭局;偶尔触摸文字又总怕被想成不务正业。身边人的毕业、工作、结婚、生子,连大致的时间节点都能预料不差。我的人生就这样了吗?我的梦想又在哪里?

有一种力量在召唤我。这力量是毛姆笔下以法国印象派画家高更为原型的主人公恩特里克兰德,在满地都是六便士的街上,他看到了月亮。绘画是他的梦想,就像落水的人必须挣扎。正如书中写到的“他绝不会忍受任何外在的桎梏。依我看,他生命中只有那谜似的热望,无休止地驱使他奔向一个他自己都不清楚的目标;若有任何东西妨碍征程,他会从心底把这东西连根拔起,哪怕惨痛不堪鲜血淋漓也在所不辞”。



这力量是海子卧轨时怀抱的《孤筏重洋》里刻画的一次充满危险、挑战又妙趣横生的探险,一种真实而活着的状态。六人在无边际的大海中飘荡,大自然的美,克服困难之后的喜悦与激动。“有时候,我们在晚上也乘橡皮艇出去看看自己。四周墨黑的波涛矗立如塔,无数发亮的热带星星,从海水的浮游生物中得到一点微弱的反光。世界简单之极——星星在黑暗之中。至于它是公元1947年还是公元前1947年,突然成为无关紧要的事。我们活着,我们深深地、强烈地感到我们还活着”。

总之我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我只知道我不能再干什么了。渴望去找回我自己。那个向往知识,追求梦想的我自己。带着巨大的勇气,告诉自己千百遍不许哭之后,虽然还不完全确定我能干啥,但我不想被这样一点点吞噬了。”说着,泪水还是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爸,我希望你能支持我。像郑渊洁爸爸一样,郑渊洁四年级时在学校因为一篇作文题目《早起的虫子被鸟吃》被骂是最没出息的学生,后来他在课桌底下偷偷拧拉炮,结果换来了被学校开除的下场。而郑爸爸在看完郑渊洁检讨书后,非但没有批评他,反而自己在家教授他知识”。爸爸隐藏起凝重的表情,故作淡定,一边粘贴着手里的报纸,一边冷静地说“你长大了,不要哭,坚强一点,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就好了”。在爸爸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擦干了眼泪,也卸下了沉重的负担。



后来,嫂子也告诉我,在知道我要辞职时,以及和姐姐讲的某些话后,大哥什么也没说,自己藏在被子底下哭了很久。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哭,是为我长大了,有什么不再和他说了?还是我越过他给爸爸增添了烦恼?抑或是意识到我过的不开心了?总之我没再问过。从小,哥哥是一个眼神就能懂我的人,我想这事也一律。大概亲人就是这样,所谓岁月静好,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时光会在无形中将有缘的人与事链接起来。不确定的时候,我喜欢倾听别人的见解。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王雪老师、郑州罗友负责人高磊老师及本院的一位领导,在同他们三位的交流中,我渐渐对生活有了新的体悟,从言语中领悟到、但难以再通过言辞表达出来的某种领悟。



我好像长大了。“人是不能想怎么就怎么的。最要紧是不要灰心,继续抱住梦想,继续活下去。”追寻月亮与六便士都是人生的不可或缺,理想与现实就是这样,相对立,却又相辅相成。学着热爱自己所做的事,尽一切可能让有限的生命爆发出最大的能量,就算不虚度此生。毛姆并不赞美追求月亮的人格多么高尚,只是相对于眼里只看到六便士的人群,他提醒了一种生而为人,超脱蒙昧的更广阔选择:就算头枕着六便士,也别忘抬头看看月亮;即使生活在阴沟里,也别忘了仰望星空。



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活成心中的样子,捡起六便士的人或许也可以有皎洁月光。新结识的方老说,“7月22日凌晨,我在杭州树兰医院做肝移植手术后,从麻醉中醒来,口渴得厉害,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ICU里的护士的微笑。“你知道,那是一个长达八小时的手术啊。醒来的那一刻,真正感受到活着是多么美好啊。护士是患者的第一守护者。”我可以做一个有意义的生命的守护者,行有余力,还可以书写自己喜欢的文字,哪里还有比这更值得珍惜的呢?我想我找到了心底真正热爱的事。

纪伯伦说,“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会出发”。什么是初心?是《华严经》所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是《唐诗》《宋词》所记“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如威廉斯笔下的斯通纳,即使不能拥有完美的人生,所幸拥抱过完整的自我……。唤醒梦想,为爱向前,紧握真善美,此之谓守其本心。


供稿  急诊科 陈秋平

审稿  汤笑

美编  朱贺变

扫描二维码,可用手机阅读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