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内容
  • 全站内容
  • 医生查找
  •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护理园地 > 采风掠影
护理园地
采风掠影

学会谅解

发布日期:2020-09-14字号调整14px浏览次数(191)
手机看新闻

学会谅解


10岁那年,我拨断了哥哥的吉他琴弦,面对怒目圆睁、咄咄逼人的他,我选择了沉默。于是,妈妈和哥哥“顺理成章”地将责任推给了大我两岁的姐姐,只因姐姐平时总是猝不及防地犯错。




许多年过去了,每每想到这件事情,我都会觉得愧对姐姐。

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时间埋葬,然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脑海,沉默的日子喧嚣未止,原来自己也曾是追风筝的阿米尔。

直到那天,翻阅姐姐的作文本时,一段文字打湿我的眼角:“虽然不是我犯的错,可是妈妈原谅了我,我也理应原谅妹妹”。一瞬间,往事涌上心头,这些年的小心翼翼顷刻间土崩瓦解。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向姐姐坦白了所有的事,包括我的愧疚与自责,内心也得到了释然,难得的平静与轻松,只要你愿意,总会被谅解。



也许世界上并没有好人和坏人的衡量标准,只有做了好事和做了坏事的人。正如临刑前想要捐出眼角膜的药家鑫,他也希望再次成为好人吧,一个人不应该一辈子背着错误和愧疚生活,诚实待人,寻求谅解,宽厚他人,原谅自己。

学会原谅,原谅他人,原谅自己。在所有自然疗法中,原谅排在第一位。人生在世,我们常常为他人所伤,或是欺骗,或是背叛,或是伤害,背负着多年的情感包袱对我们毫无益处。原谅过去的自己,原谅犯错的他人,不乱于心,不困于情,如此,甚好。



身为医护人员,我护理过很多病人,有这样一位病号让我印象深刻。早上交班的时候,夜班同事偷偷告诉我说:“他脾气可不好,你不要理他。他啥操作都不让做,针也不让扎,等着高院长病区有床位,转过去呢”。因为同事的告诫,我上午尽量不去打扰他,只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午饭时间,提醒家属给他买饭,待他饭后悄悄帮他把垃圾扔了;后来见他睡着了,我轻轻将他的床头放低……渐渐地,一点一滴,从他口中我得知他对疾病本身的抗拒与不满,30出头的年纪得了心梗,这是一件令他难以接受的事情。我劝他说“疾病从来不会选择人,比你年轻的、先心的、肿瘤的临床中也有很多。前两天,有一个八岁的孩子心肺复苏了很久,最后还是离开了。您要正确认识心梗,而且现在的治疗手段已经日渐成熟……”谈话间,他卸下了自己的乖戾,不好意思的说:“想想昨天自己的态度,还挺后悔的”。听到他的环宇,我选择原谅他,因为我深知当对的一方伸出手去,错的一方会握得更紧。



很喜欢这样一句话:即使不原谅他人,也要放过自己。征服自己的人才是最强大的人,然而毛姆笔下的沃尔特并没有。他有他的固执,爱是他的软肋和牵绊。即便工作再繁忙也无法填补他心中感情的空缺,他深爱着的妻子出轨是他始终迈不过去的坎,沃尔特染病也许并非意外。他没有向外发泄的出口,只有不停的折磨自己,无法释怀,无法原谅凯蒂的背叛。正如修道院长对凯蒂说:“人无法从劳作或娱乐中得到安宁,也无法在尘世或修道院里得到安宁,只能在自己的灵魂中找到安宁。”




一切转瞬即逝,任何事物都无关宏旨,凯蒂惊觉沃尔特死去的时候就像一台报废的机器。如果只是一部机器的话,所有的煎熬、内心的痛苦和折磨,又该是是多么徒劳无益啊。

人生何其短暂,温暖的日子多么美好,学会谅解,原谅生活,漫步在郑信公园的小道上,闭上眼睛,隐约感觉到对面高层建筑“紫藤公馆”的灯光打在身上,一边聆听着“卡农和水边的阿狄丽娜”这样的纯音乐,一边闻着两侧青草和泥土的味道,瞬间忘记了所有的是非与悲喜。


供稿  急诊 陈秋平

审编  吴朵朵

美编  朱贺变



扫描二维码,可用手机阅读此文章